沉迷包子无法自拔的落尘

低产出,渣文笔,感谢喜欢,欢迎捉虫。
墙头众多,不务正业。

【家教】云和雾该怎么分开

阅读须知:

1.看了标题你们大概能猜出这文里的CP属性了吧。没错,一个是云属性,一个是雾属性。此篇的主角是巴利安的守护者。这是一个魔性地无以复加的CP……猜到了么?

2.本文分几个阶段写,大概是指环战前——指环战——未来战前——未来战后。逻辑已死,所以看起来有点错乱也是正常的。

3.不要问我为什么莫斯卡一个机器人会有感情,这种事你去问会设定迷你莫斯卡救了斯帕纳一命这种剧情的天野娘去。

4.也不要问我玛蒙那个只爱钱的家伙为什么会对莫斯卡有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因为我只会告诉你因为莫斯卡是巴利安花了大价钱做出来的。

5.玛蒙的性别是玛蒙,于是直接用“他”来作为第三人称。

6.all玛蒙只是表象,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了!别看感情戏这么隐晦(其实就是写不出来)!其实我想写的还是哥拉莫斯卡x玛蒙。

7.有OOC请见谅,有BUG请提出。毕竟文废。

8.随时补充。

啰嗦够了,以下正文

哥拉莫斯卡x玛蒙

云和雾该怎么分开

【零】

他是没有实体的雾,它是缺乏情感的云。在同一片天空下,不分彼此的云和雾该怎么分开?

他是遭受诅咒的阿尔柯巴雷诺,而它则是被禁止制作的军/事/武器。身份如此天差地别的二者,又该怎么走到一处?

【一】

看着眼前这一幕,玛蒙觉得万分心疼。虽然这个大家伙看起来笨重得很,但也是花了好多钱才做出来的。所以贝尔,你要是再敢拿它来练刀子,我就要拿你来练幻术了!修理费保养费也是不便宜的!

“嘻嘻嘻嘻,花的又不是你的钱,玛蒙你心疼什么。能给王子练刀可是它的荣幸。”贝尔说完,又甩出了几把小刀。

小刀眼看就要在莫斯卡上增加一个窟窿,却在离它不远处时,好像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一样,卸掉了向前的力,纷纷往下掉,小小的身子挡在莫斯卡前面。

“呀咧呀咧,”玛蒙阻拦了贝尔的小刀后,飘上莫斯卡张开的手,站在上面指挥它离开,一边不紧不慢地对贝尔说,“原来你不知道?财政部的人说,最近财政赤字,如果再增加这种无谓的开支,以后生活费就不能找他们报销了。”

“嘻嘻嘻嘻,玛蒙,真是小气。一点点生活费你难道出不起吗。”

“任何人也别想从我这拿走一分钱。”

自从上次从贝尔那里“救”下了惨遭蹂躏的莫斯卡后,不管玛蒙去哪赚钱都会带着它。

没办法,贝尔显然对“拿莫斯卡练刀”一事来了兴趣,玛蒙可不相信光凭上次那不痛不痒的警告可以让他消停下来,反倒是让他更执着地想要给莫斯卡添几个窟窿。

反正莫斯卡是巴利安的秘密武器没有任务需要做,给玛蒙带着,以雾之阿尔柯巴雷诺的能力,显然不会让莫斯卡被人发现或是受什么损伤。所以不管是巴利安的混蛋boss还是财政部部长,都乐得把这个大(lan)家(tan)伙(zi)交给玛蒙。

【二】

“任务完成。记得把钱打到我的账户。”玛蒙站在一片废墟之中,拿着手机向另一头汇报任务情况。

另一头的人似乎大声说了什么,玛蒙受不了地将手机从耳边移开一些,等那人吼完了才不紧不慢地继续说:“呀咧呀咧,队长你的嗓门还是这么大啊。把我的耳朵吼出问题了,我可是会找你索要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的。”

“……嗯?”斯库瓦罗把声音放小了一点点,又说了什么,玛蒙考虑半晌才一脸不情愿地答应了,“……好吧,不过之后记得要把三倍的钱打进我的账户里。”说完便挂了电话。

“走了。”玛蒙站回莫斯卡伸出的手掌,对它吩咐道,“去下一个目标地点。”

莫斯卡头部一喷气,脚的底部开始推进,庞然大物就这么飞上了天空。玛蒙正用幻术给莫斯卡隐去身形,突然就被带上了天空。强大的气流让玛蒙小小的身子摇摇欲坠。

玛蒙还没来得及用范塔兹玛稳定身体,就先被一只巨大的机械手给护住了。

感受着机械运行时的淡淡温度,玛蒙愣愣地想着,这个家伙做得还挺人性化的嘛。

“我给你在这里布置了一个幻术结界,你就乖乖呆着等我,别发出什么动静。”

看着莫斯卡点了点笨重的头,玛蒙这才放心地离开了。

他用幻术悄无声息地潜行到任务目标的身边,此时任务目标正在通话中。通讯器那头似乎是一个大人物,任务目标正十分谦卑恭维,小心翼翼地与之对话。

玛蒙没敢太靠近任务目标,在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依稀听见了些任务目标说的话:“是彭格列……阻止……毒……影响,要不要派人……去卧底……暗杀……”

看来他们果然准备对彭格列下手了,任务目标看起来似乎是家族的高层,不知道这他手里的情报会有多大的用处。

通话结束了,玛蒙开始编织幻术骗取情报。

“大人?”任务目标看见玛蒙幻化成的人似乎很惊讶,“您怎么会在这?难道您就是这次任务的接头人?”

玛蒙不想跟他多废话,直接问道:“东西呢?”

目标眼里闪过一丝惊诧,随即说道:“噢噢,在这在这,大人您稍等。”

他拿出一份文件,准备递给玛蒙,就在玛蒙的手即将拿到文件时,任务目标手腕一转,狠狠地打向了玛蒙。

“唔……”玛蒙小小的身子跌倒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含糊不清的痛哼。

“哈哈哈,这样低劣的幻术,你以为我会看不穿吗?“

玛蒙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对幻术有一定程度的免疫。以为对方已经身陷幻境,结果却被目标将计就计打伤了。

“彭格列暗杀部队巴利安的雾守吗?一副小婴儿的模样,看来情报说的没错呢。”对方一手拎起玛蒙,玩味的看着他,“没想到传说中的最强婴儿阿尔柯巴雷诺竟然这么不堪一击。”

玛蒙心底暗叫不好,自己是阿尔柯巴雷诺的事是绝对保密的,身上奶嘴的波动也被锁链锁住了,他又怎么会知道这些?这人到底知道了多少巴利安的内部信息?

这人留不得!

感受到了玛蒙身上泄露的一丝杀意,那人轻笑了一声,似是不屑地说:“就凭你也想杀了我?哼,我看你是没这个机会了!”

说完,五指便猛然缩紧,死死地扣住玛蒙的脖子。

玛蒙猛烈的挣扎起来,只是这幅小身子再怎么踢蹬,也不能带给对方多少实质性的伤害。

他当然还有脱困的方法,只是这样就不得不动用奶嘴的力量。虽然只是少许,但造成的后果玛蒙却不敢轻易承担。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玛蒙是不希望使出这最后一张底牌的。

缺氧的感觉越发明显,明明可以很快解决的人,仿佛故意的一般,一点一点收紧五指。看着玛蒙因窒息而愈发无力的挣扎,甚至还好心情地笑了两声。

简直就是个变态。玛蒙想。看来最后还是不得不用奶嘴的力量了……

突然,异变陡生。

正当那个变态一脸愉悦地折磨玛蒙时,突然从一侧被打飞了出去。

是被玛蒙吩咐好好站在幻术结界里隐藏身形的莫斯卡!

那人一松手,玛蒙朝着另一个方向掉落。

莫斯卡并没有趁那人没反应过来时再给对方重重一击,而是朝着玛蒙那个方向去了。

小小的身子被稳稳接住,坚硬的金属硌得他生疼,却莫名的让他感到安心。玛蒙被莫斯卡轻轻地安置在不远处,然后回身冲向了任务目标。

“莫斯卡——”玛蒙试图把它叫回来,可惜莫斯卡早已飞远,玛蒙尚且虚弱的声音并不能传递给莫斯卡。

“该死……它怎么冲出来了!任务目标看不出我给它做的结界,它一冲出来岂不是就暴露了自己……”

玛蒙太不放心,还是回到了战斗场地,就看到任务目标和莫斯卡打得难解难分,不过仍可以看出来,是莫斯卡占了下风。

对方似乎很了解莫斯卡,打斗时并不释放过多的死气之火,让莫斯卡没办法吸收动力。

突然,那人似乎找到了莫斯卡的破绽,朝着一处狠狠地攻击,莫斯卡被打退几步,身体表面的铁皮也被击破,露出了内部交缠的电线。

“莫斯卡!!”玛蒙一惊,不受控制地喊了出来。

那人见状,又无耻的笑了出来:“哈哈哈哈,意/大/利禁止的军/事/武器,可真是让我大吃一惊了。你们巴利安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可恶……”

正得意的家伙没有发现,一条锁链悄无声息地从玛蒙的袍子里滑落下来。一丝靛蓝色的光从小小的黑袍中透露出来,隐约能看见袍子下发光的奶嘴。

“去死吧……”玛蒙脸上的靛色倒三角印记慢慢扩大,以雾之阿尔克巴雷诺真正力量释放的幻境正悄无声息地包围着那人。

本来任务只是需要从他嘴里探听出一些情报而已,没想到却意外得知这人似乎十分了解巴利安内部信息,而且还不小心让他得知了莫斯卡的存在,最后竟然还打伤了莫斯卡……

不管哪一点,都足够成为他死的理由!

玛蒙看着那人沉溺在他编织的幻境之中,探听到了任务需要的情报之后,确认已经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玛蒙干脆利落地解决了他。

没有多看那人惨烈的死相,玛蒙叫出范塔兹玛,带着莫斯卡急匆匆地赶回了巴利安。

巴利安技术部。

“损伤的地方不大,很快就可以修好。”技术部部长对玛蒙说道,“只是……”

“只是什么?”

技术部部长一脸尴尬:“呃……只是最近财政部批给我们部门的资金不太够,所以可能用不起原来那么好的材料,而且没过多久,莫斯卡需要有一次更全面的修整……”

玛蒙略一犹豫:“那……”刚开口又停住,头一低开始自言自语起来,“不不不,还是……”“果然应该这样吧……“”但是……”

在心里挣扎了许久的玛蒙终于抬起头,十分郑重地对技术部部长说:“你尽管给它用好的吧,钱不够的我……我……我来……我来垫……”一句话说得够艰难的。

“嘻嘻嘻嘻,”伴随着一阵奇怪的笑声,贝尔从后方窜出来,伸手捏住玛蒙的脸颊毫不客气地蹂躏着,“玛蒙,你的脑子被任务目标打坏了吗,竟然会主动把你的钱给别人。”

玛蒙拍开他的手说:“呀咧呀咧。贝尔你很闲嘛?”

贝尔被拍开了手也不恼,只是语调认真了几分对玛蒙说:“你知道王子是来干什么的吧。即使擅自杀了任务目标不算,你没保护好哥拉莫斯卡,让它受到了损伤,而且还未经批准,动用了那种力量。嘻嘻嘻嘻,你说你会被boss怎么惩罚呢?”

玛蒙知道他还有话没说完,也不着急。

果然,贝尔停顿了一会,见玛蒙对他说的话毫无反应,想要恶作剧的心思没得到满足,略失望地继续说道:“嘻嘻嘻嘻,不过看在你这次带回来除了任务本身的资料外,还有其他不少有用的消息,以及你居然主动要求分担哥拉莫斯卡的修理费用。白痴队长帮你向boss求了个情,这次就算了。但是如果还有下次,嘻嘻嘻嘻,后果就不用王子说了吧。”

“知道了。”玛蒙见贝尔转身要走,急忙叫住了他,“等等!三倍的钱……还算数吧?”

“嘻嘻嘻嘻,玛蒙果然还是最惦记着钱呢。放心吧,应该已经在你账户里了。”

【三】

雾之指环争夺战前夕,玛蒙推开门走进大厅,厅内xanxus、列维、贝尔三人围桌而坐。

“boss,我来申请许可,我想在本次争夺战中使用那个力量。”

贝尔玩味的看着他:“嗯?你干劲十足嘛,玛蒙。”

列维则不解地问:“为什么要做到这份上?就算斯库瓦罗输了,我们到手的指环已三个,优势已定。”

“就是呢。”

列维依旧不明白:“你到底在焦急什么?”

贝尔不断地煽风点火:“说起来,你得意的念写找不到敌人的所在呢。”

“怎么可能,跟对手无关哟。”玛蒙否认,“我的能力如果不偶尔用一用的话,身手要变迟钝了。”

“好期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玛蒙的那招。”

一直沉默着的xanxus仿佛已经思考完毕,开口道:“许可了。”

得到了许可的玛蒙不再久留,出了大厅后又坐着莫斯卡离开。

玛蒙连着袍子的帽子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在那稚嫩的脸蛋上投下一片阴影。

有些事情可能是注定的,不管人再怎么挣扎着想要改变,也依然逃不开这注定的命运。

比如玛蒙注定会遇见莫斯卡?比如莫斯卡注定会一次又一次地救了玛蒙?比如他们注定会……嗯哼,这些我都不知道。只是,玛蒙注定会在雾之指环争夺战输给六道骸(不然剧情还怎么进行)。

“你的败因只有一个,就是与我为敌。”

虽然这句话听起来很装逼,但是玛蒙不得不承认,在那一刻,他确实是从心底里感受到了恐惧。

身为阿尔柯巴雷诺,玛蒙的实力是绝对毋庸置疑的,哪怕封印了奶嘴的力量,也绝不是一般人可敌。

只是之前的任务目标让他有了一丝危机感。一个不是幻术师的家伙都可以看穿他的幻术,更别说这次的对手,是一个连他的念写都窥探不到的幻术师。

这次的战斗玛蒙必须赢,而为了保险起见,他才特地去和xanxus申请动用奶嘴的力量。

其实玛蒙最担心的不是他输掉了指环,而是担心输掉了指环后莫斯卡的下场。

他知道莫斯卡之前那一次“全面的修整”到底都休整了什么,如果他输了,那么那个关于莫斯卡的计划就得实施,而莫斯卡,最后注定会是计划的牺牲者。

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莫斯卡呢?明明它只是一个杀人武器罢了,有什么值得他这么费心思?为了它竟然连钱都掏出来了。

玛蒙曾无数次地这么问过自己,可惜从来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答案,于是最后干脆就归结于莫斯卡曾经救过他,比较起来,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命比钱更重要一点。

对,没错,只是在还人情而已……

并没有其他什么……吧。

只可惜最后,玛蒙使用奶嘴的申请被许可了,但是还是没能赢。

被六道骸打败后,玛蒙用尽最后一点力量逃走了。

他知道逃跑也没用,接下来他将迎来的是xanxus无情的抹杀。

输的人就得死。

只是玛蒙没想到,执行这个任务的居然会是莫斯卡。

也对,玛蒙身为阿尔柯巴雷诺,即使身受重伤也不可小觑。然而现在巴利安里实力靠前的人,列维大概打不过,贝尔受伤,斯库瓦罗生死不明,鲁斯利亚还在医院里躺着,xanxus又不可能亲自出动,让莫斯卡来做这件事,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玛蒙无力地躺倒在一棵树下,静静地等待着宿命的审判。

没过多久,轰鸣的机械声就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莫斯卡似乎故意把动静弄得很大,吵得玛蒙心烦意乱。

“呀咧呀咧,没想到我居然会这样死掉……”

玛蒙费力地抬头看着已经到他眼前的莫斯卡:“明天就轮到你了,解决掉我之后抓紧时间回去做个调休吧,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了。”

巨大的手掌伸出,玛蒙认命地低下头,看着地上那片慢慢阴影靠近。没有预想中的疼痛与鲜血淋漓,机械大手只是笨拙地摸了摸玛蒙的小脑袋。

“怎么……”玛蒙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为什么不杀了我?”

机械的头喷出一股气,摇了摇头,玛蒙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他们就这样僵持着,周围顿时安静下来,只听见晚风吹动树叶飒飒的声音。

直到那个列维小队里的一个成员的出现,打破了这片刻的安宁。

“boss说先留你一命,回去修养,过几天还能用得上你。”

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让玛蒙捡回了一条命。

最后,玛蒙还是坐在那机械大手上回了巴利安。

云守战,对方看起来实力不俗的云守一招就解决了莫斯卡,玛蒙在暗处看着莫斯卡从战斗开始到结束,然后没过多久就暴走,最后再被彻底报废。

玛蒙尽量忽略了心底的异样感,隐藏在兜帽低下的眼神晦暗不明,对于这个早已心知的结局没有其他太大的反应。倒是那个软弱的小鬼让他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就算有了力量,性子还是那么软弱,没想到这次居然敢跟xanxus作对……呵。

还真是期待他们的厮杀呢,心狠手辣连手下都可以随便牺牲的xanxus,可不要被这只逼急了的兔子咬伤啊。

——

【写不下去了_(:з」∠)_接下来应该会有一个很长的时间跨度,直接到阿尔柯巴雷诺遇害那里。】

【四】

大空战是xanxus赢了。可他没有彭格列的血脉,被指环拒绝,到最后还是沢田纲吉接手彭格列,成为了彭格列十世。

几年后,一个名为密鲁菲奥雷的新家族悄然成立,它是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家族杰索家族和另一个,拥有和彭格列等同历史的名叫吉留罗涅家族合并而成。他们的新boss名叫白兰·杰索。

在野心勃勃的白兰掌握了那无与伦比的力量后,阿尔柯巴雷诺们迎来的就是仿佛永无止境的追杀与窜逃。

昔日风光无限的阿尔柯巴雷诺如今却只能沦为四处逃窜的小老鼠。

拥有无数平行世界的力量的白兰,使用非七的三次方射线让阿尔柯巴雷诺消减力量,被密鲁菲奥雷的小喽啰们追着逃命。威尔帝、史卡鲁,或许还有风,他们已经遇害了,而有彭格列庇护着的reborn、可乐尼洛和玛蒙现在虽然没事,但可乐尼洛和玛蒙不完全属于彭格列,比起reborn来说,他们的处境实在是危险。

现在玛蒙就处在这么一个危险的境地,他被密鲁菲奥雷白魔咒不知道哪个小队一路追杀,逃进了一个小树林。他的身体被非七的三次方射线侵害,本来就所剩无几的力量几乎在刚刚的一场逃亡之中消耗殆尽。

恶趣味的白兰故意派了一支力量不强不弱的小分队,不能及时把他抓回去,但也能逼得他狼狈逃窜。

玛蒙无力地靠在一棵树下,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现在……他已经没有力气逃了,那白魔咒小分队不消多时就可以把他抓住。

“谁?!”树丛里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玛蒙立刻警惕地朝那边望去。

从树丛里走出来的是同样一身狼狈的可乐尼洛,他脸上身上都是血和伤痕,看得出来也伤得不轻,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哈……毒蛇,原来你还活着啊kora。”

“呀咧呀咧,你不也还活着吗。还有,不要叫那个名字,我现在叫玛蒙!”这种时候,玛蒙可没心情再跟可乐尼洛吵架,而且,他跟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沉默了一会,倒是可乐尼洛先开了口:“毒……玛蒙,我想你应该清楚的吧,非七的三次方射线对我们的伤害有多大,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逃走的kora。”

“你想合作?”

“对,只有我们两个联合起来,才有一线生机kora!”

“我从来不做亏本的交易,”玛蒙考虑了一下,“不过你说的有道理,就这一次,合作吧。”

白魔咒小分队果然很快就找到了那片小树林,那面目狰狞的小队长正指指点点,命令着他的手下进入小树林仔细搜索。

“他们肯定就在树林里,都给我找仔细了啊,要是让他们跑了,我看你们怎么回去跟白兰大人交差!”

两个队员走到了一起,嘀嘀咕咕地抱怨着小队长:“他神气什么啊,指挥我们的人是他,人追丢了凭什么要我们来受罚?”

“就是啊,到时候要是追到了人,功劳岂不是也让他一个人都占了去。”

“喂,你们两个!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还不快点找?!”小队长发现了那两个开小差的队员,冲他们骂道,“你们是猪吗?一个地方只要一个人找就好了!你们不要凑到一块,分散开来找!”

“是——”那两个队员拖长了音调回答,十分没有干劲地分开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最后,就只剩下那个小队长一个人呆在了小树林外,他悠闲地靠在一棵树上,哼着歌等待着手下们把他的功劳带回来。

“呀咧呀咧,密鲁费奥雷的人都是这样没脑子的猪吗。”一个稚嫩声音突然凭空响起。

“啊!”密鲁费奥雷那没用的小队长吓了一跳,直起身子慌慌张张地望向四周,“阿尔柯巴雷诺?在哪?别在这装神弄鬼!快给我出来!”

又是一个声音响起:“玛蒙,都叫你别出声了,悄悄干掉他不就好了kora。”

“哼,害得我这么狼狈,怎么能轻易放过他。”

那小队长张皇失措地找寻了半天未果,才想起来叫人。他大声呼唤着手下,却始终得不到回应。听着那两个稚嫩的声音忽远忽近的在他身边讨论着如何干掉他,他的恐惧一点点堆积,脸上全是斑驳的冷汗和泪水。当听见玛蒙提议让可乐尼洛直接用绝招轰了他,而可乐尼洛满意赞同的时候,终于丢脸地尿了裤子。

“呀咧呀咧,居然吓得尿裤子了,还真是没用。”

“哼,干掉这样的废物简直脏了我的记录kora!”

“极限暴击——”

可乐尼洛以一击绝招干脆地轰掉了那个小队长,当烟尘散去以后,玛蒙解开了幻术,两个小小的身影慢慢清晰。

可乐尼洛和玛蒙的头上都挂满了汗水,可以看出他们刚刚使用力量时绝对不会太轻松。

“趁那些白痴还在树林里找我们,赶紧离开这!”

“来不及了——”随着一个轻佻的声音,一个橙色短发,打扮得像魔法师一样的家伙出现在他们面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津嘉·布莱德?!”

津嘉的出现,让玛蒙和可乐尼洛的脸色更苍白了,他们知道津嘉的实力,绝不是刚刚那些密鲁费奥雷废物可比的,这样状态下的他们,在津嘉手下逃脱的几率,几乎为零。

这种情况下,可乐尼洛几乎是立刻就做出了决定:“玛蒙,你快走,我来拖住他Kora!”

玛蒙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可乐尼洛——?!”

“我们之中至少要逃掉一个,你的幻术比较适合逃跑,所以我给你掩护,快走kora!!”

玛蒙咬咬牙,最终还是用幻术逃走了。

“哈哈哈哈,太天真了,太天真了!”津嘉无动于衷地看着玛蒙消失,“你们以为真的这么容易就能逃走么。”

可乐尼洛紧紧盯着津嘉:“哼,想要追上他,就先过了我这一关吧kora!”

“他会有人拦着的,我就先陪你玩玩吧。”

另一边,玛蒙飞快的前进着,同时还不忘观察着周围有没有敌人出现。

“遭了!”察觉到自己身后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正在接近,并且速度很快,正在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玛蒙心底暗暗着急,并再一次提升了自己的速度,但这已经接近极限了。

玛蒙还来不及回头看一眼是什么在追着他,就被身后的敌人击中了。小小的身子被击飞撞上障碍物,在上面留下一个深深的裂痕之后无力地滑了下来。

他发出抽痛的声音,还来不及抬起头,身前就被一大片阴影覆盖住了——敌人已经到了他的跟前。

巨大的机械手抬起,炮弹发射口对准了玛蒙,玛蒙此时已经对着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大家伙震惊到失语。

哥拉·莫斯卡?

它不是……它不是几年前就已经被……毁坏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

而且还是以密鲁费奥雷的身份……

难道密鲁费奥雷已经掌握了莫斯卡的制作图纸了?

蓄能,发射。莫斯卡残忍的一炮轰向了玛蒙。玛蒙这才如梦初醒急忙躲避,却已经有点迟了。

虽然没有正中,但余波的威力显然也不小,玛蒙浑身是伤,正不住地往外淌血,显然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哈哈哈哈,阿尔柯巴雷诺,你就不要垂死挣扎了。”忽然,莫斯卡内部传来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这可不是你们巴利安那个废品一样的哥拉·莫斯卡,这是我们密鲁费奥雷制造的哥拉·莫斯卡的第2代——斯托拉奥·莫斯卡!哥拉·莫斯卡的性能根本无法与之比拟!”

果然……不是莫斯卡……

玛蒙似乎松了一口气——不过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种时候他到底在安心什么,然后在心底做了一个重大决定。

“受死吧,阿尔柯巴雷诺!”

“哼,我可不做亏本的事,所以我们还是一起去死吧!”

玛蒙的身子急速膨胀,在斯托拉奥的炮弹发射前,先自爆了。

他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所以在生命的最后,他选择了与敌人同归于尽。死之前还能拉上一个垫背,确实不算太亏本。

【五】

玛蒙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是在沢田纲吉和白兰的决战上。尤尼大空奶嘴的力量使他们正在逐渐恢复并复活。

临死前的场面仍然历历在目,斯托拉奥和莫斯卡相似的形象在玛蒙脑海里交替闪现,却始终没有重叠起来。

在玛蒙恢复的这段时间,尤尼通过火焰,把这段时间以来的事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们。但玛蒙对这些事不太感兴趣,因为知道了又没有钱赚。

后来,彭格列的那帮小鬼赢得了最终的胜利,死亡的阿尔克巴雷诺也终于重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发现玛蒙了!”

“哟,过得不错嘛,贝尔。”玛蒙对其他事都不感兴趣,和贝尔说了一句话后就一直沉默着。

没过多久就是需要送那帮小鬼回十年前的世界的时候了,真是麻烦,还需要他们回到过去封印玛雷戒指。不过……

“平常没钱拿的话,我根本不想使用秘技,不过这一次就破例吧。”就当是……还尤尼一个人情了。

毕竟是尤尼让他复活的。

比较起来,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命比钱更重要一点……是这样的吧。

等回来了之后就在巴利安那边请个长假吧,反正他的位置已经有那个带着青蛙帽子的小鬼顶替了。玛蒙觉得他还有很多事情堵在心里闷得慌,需要些时间好好想清楚。

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去技术部骗一台斯托拉奥·莫斯卡过来,毕竟玛蒙可还是对于自己的死耿耿于怀啊。

半个月后,清晨。

一台巨大的人形机器从巴利安总部离开,它巨大的手掌上托着一个穿着黑袍的婴儿。

机器人的身影渐渐透明直至消失不见,晨光穿透了它巨大的身子,落在天边交缠在一起的云雾。已经看不见了的机器人飞过,带过的风扰乱了那一片白,布满了天空。

云和雾该怎么分开。

END

冷CP大法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