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包子无法自拔的落尘

低产出,渣文笔,感谢喜欢,欢迎捉虫。
墙头众多,不务正业。

【柯王子】无双

换了一个标题,取自不知道哪看来的一句话:分则各自为王,和则天下无双

正文很严肃的(大概

1.

Jack是一个国家的小王子,他有一个看起来很威严稳重的国王父亲,有一个看起来很美丽端庄的亲妈王后,有一个看起来温柔贴心的公主姐姐,还有一个看起来很和睦很有爱的模范家庭。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看起来罢了,这一切美好得仿佛都只是假象。不,小王子有话想对那些被王室的华丽外衣蒙骗了的无知群众说。不是仿佛,这就是假象。

再一次地,他被他的国王父亲放了鸽子。然而这次可不是像以往那样,可以坐在皇家豪华的后花园里,面对着一碟碟精致的点心,以及一壶慢慢变冷的下午茶,说一声没关系这么简单了。就算他可以没关系,但是他的战友却不能。

“Jack,怎么回事?”他的战友在一片炮火轰鸣之中朝他大声询问道,“不是说援军在我们进攻至敌人战壕前20英里的时候就会到的吗?”

“我也不知道!”他同样大声地回答,“或许就快来了!别分心,这可是在战场上!”

战友响亮地唾骂了一声:“妈的,他们再不来,我们这里局势就要开始扭转了!如果不能及时赶到,这次别说攻下这里,就连我们都得成为俘虏!”

Jack听见了战友的话,但是他没有回答,眼眶却悄悄地红了一圈,也不知是因为纷飞的战火与尘土吹进了他那双明亮得仿佛蕴满了星辰的大眼睛,还是因为刚刚战友的话。

援军为什么没有来?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现在就冲到他的父亲面前大声质问着。这次的行动是身为国王的他批准的,军队也是他负责拨下来的,正在带兵打仗的是他的亲儿子,他们正在进攻并打算一举拿下敌人的一个重要阵地。如此重要的一场战役,为什么,援兵却迟迟未到?

他这次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一笑而过以后,再装作无所谓地收拾好残局,他现在身上还肩负着无数战友的性命与希望。就在早晨他还与隔壁团的团长Abel打了个赌,究竟是谁和他手下的士兵更加骁勇能战,杀敌更多。

刚刚质问他的那个大兵Bob,他才刚结婚没多久时,就已经被强行征兵来到了前线,他甚至还没有给他的新婚妻子留下一个可爱的孩子,就被迫不得不面对着残酷的战场。

还有那个平时总是说他吃不饱的Corey,今天喊饿的次数比平时少了整整三次,Jack想这剩下的三次或许会是在他们打完一场胜仗之后凯旋而归,在简陋的庆功宴上被醉醺醺地说出来。

还有那个上次打赌,欠了他好几顿大餐的Dean,Jack已经赢得他快要怀疑人生了,如果再有下一次,再欠下一顿大餐的他很可能会抱着Jack的裤脚求着拜师学艺。

还有……

Jack已经想不到更多了。他们现在已经打到了五英里的地方,援兵依然没有来,但他们只能继续打下去。

退?不能退。一旦退了就是违抗王命,就是逃兵,即使在战场上侥幸保住一条小命,也会有人用枪指着你的脑袋把你押上军事法庭。更何况他们早已退不了了,不知何时,敌人的军队和炮火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诱导似的将他们往大本营的方向带。也许敌人们也猜到不会有什么援军赶来了,此时就算有援军,他们也插翅难逃。

“小心!!”忽然有人从他的身边猛的将他一扑,带着他险险地躲过了敌人投掷过来的一枚手雷。他被扑倒在地,脑袋狠狠地撞上了地上尖锐突起的石块,一时间血流如注,他开始昏沉起来。

来不及跟那人说一声谢谢,又被迅速的拉起来,投入到麻木的战争之中,甚至连头上的血迹干涸,凝固在他原本英俊的脸庞上,他都无暇在意,甚至连擦一擦的时间都吝啬。

昏沉的脑袋,麻木的动作,呆滞的眼神。Jack仿佛已经失去了自主意识,变成了一个只会重复着编辑好的程序动作的机器人一样,一个一个地杀敌。身上细密的伤痕早已感觉不到疼痛,鲜血渗透出来浸湿了他墨绿色的军服,使颜色变得更加暗沉压抑。

终于,身边的战友一个一个接连倒下,剩下一些得以幸存的士兵们,包括Jack在内,通通被敌人抓了起来,缴获了武器,关进了集中营。

对不起。在昏过去之前,Jack在心里默默地对他的战友们说着。是我的错,我辜负了你们的期望,我带着这么多队友来送死。但是,援兵本该到来的……

在敌人粗鲁地推搡下,Jack一走进集中营,就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卸下了所有的力道,腿一软就摔倒在地上。

负责关押的士兵不耐烦地用脚尖踢了踢Jack,却看到Jack衣服上没干透的血迹在地板上摩擦出一道道血痕。他晦气地呸了一声,转身不再关注他,等所有俘虏都被押进了集中营之后,他缓缓关上了沉重的铁门。

一阵刺耳难听的声音响彻集中营,仿佛在告知着里面的人他们的命运,又好像敌人嚣张尖锐的笑声在嘲笑着,他们为之拼死而战的国王,就这样抛弃了他们。

————————————————————

TBC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叫你手贱叫你手贱

下一章大约是柯总视角,英雄救美来啦(虽然本意并不是x

更新时间不定,欢迎捉虫催更

有人来看么(小心翼翼地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