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包子无法自拔的落尘

低产出,渣文笔,感谢喜欢,欢迎捉虫。
墙头众多,不务正业。

【柯王子】无双

3.

Curtis小心翼翼地潜伏在一个可能是被大炮轰出来的焦黑土坑里,时不时探出小半个头去张望着四周的动静。他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在长久的摸爬滚打之中变得破破烂烂沾满尘土,但是他一点儿也没在意,因为沾满尘土可比沾满鲜血让人能接受的多了。

他现在正处于敌国阵地不远处的地方。不得不说,哪怕是到了晚上他们的士兵也没有因此而松懈了守卫,反而因为黑夜中更适合偷袭的缘故,似乎还更比白天要森严了不少。

Curtis从天色刚暗下来的时候就开始潜入了,直到现在,他小心翼翼匍匐前进了将近一晚上,天已经要亮了,才到达这里,如此接近那个集中营的大门。

他躲在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将高大壮实的身子努力蜷缩进那片小小的阴影处。黑暗中他那一双眸子明亮得惊人,就像藏在暗处捕食的野兽一般,只等猎物稍有破绽,就冲出去给予没来得及反应的小动物致命一击。

Curtis是自己一个人偷偷潜伏过来的,没错,就只有他一个人。一般人要是知道了,肯定得用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瞪着他。你开什么玩笑呢老兄,没看前天127还有那好几个小队都被俘虏了吗,听说他们那个团几乎全军覆没,你一个人去?送人头人家都嫌少的!

但正是因为那几个被俘虏的小队,Curtis才这样冒险潜伏进来。

他不禁想起了昨天凌晨时的情景。

前线传来电报,昨天上去的那一个团的士兵,几乎全军覆没,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的。那些兵,要么是死了,要么就是被俘虏了——天知道他们会怎么对待那些俘虏,想想也知道回来的可能性不大。

当时还有人在谈论这件事,Curtis就坐在旁边也听了个七七八八的。说是原本应该去接应他们的援兵一直没到,如果当时能有人及时赶到,或者再晚那么一点点,总之只要在败局已定之前赶到,那么情况都不会这么糟糕。

他们在那儿一旁叹息着,几个老兵抽着烟,慢慢地细数着那一个团里的小队编号——

“107队……125队……127队……104队……”

Curtis猛地愣住了。

104队,不就是他多年至交,出生入死的好兄弟Edgar所在的那个小队吗?!那Edgar现在……?

“怕是已经凶多吉少喽……”一旁的老兵这么说着打断了他的思绪,Curtis这才发现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喃喃地说了出口。

看着Curtis这副样子,老兵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像是看破红尘一般宽慰道:“哎,新兵吧?就知道你们得是这种反应,当兵的都得经历过这些。每天生死别离那都是常有的事,,等你在战场上待久了,也就麻木了。”

Curtis回过神来,问了那老兵一句:“那不会派人去救他们吗?我是说那些幸存的被俘虏了的人……”

老兵缓缓吐出一口烟,笑着瞥了他一眼,随后说到:“那一仗,死了多少,被俘虏了多少,回来了多少?上头不可能再送一批人头过去就只为了换回那些伤残人士的。看开点吧新兵,说不定下次,在那的就是咱们了。”

Curtis深吸了一口气,从众人围坐的小桌边站了起来,走出帐篷。他四处张望了一下,瞬间就找到了目标,往主帐旁的一个小营帐走去。

坐在里面登记资料的家伙抬头看了他一眼,用毫无波澜的语气开口询问:“士兵,你来这儿做什么?又是来问阵亡名单的?”

Curtis点了点头,那家伙一脸了然的又开口问道:“好吧,今天你是第二十五个了……名字,队伍编号?”

“Edgar,104队。”

那人低头在那还没登记完的纸里翻找了一会,又摸摸下巴思考了一下,终于抬起头,对Curtis露出了一个勉强能称之为笑容的表情。

他说:“算这家伙好运,没有在死亡名单里看到这个名字,大概是被俘虏了吧。”

随后他又板起了脸,毫不留情地打击Curtis:“不过你最好还是别抱这么多无谓的幻想,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被救出来的几率几乎为零。”

无所谓。Curtis想着。那么就让我来成为那个“几乎”好了。

对面正在守卫的士兵准备交班了,或许Curtis的机会就在现在,他们转身的那一瞬间!他像一匹猎豹一样弓着身子猛冲了出去,从背后捂住那士兵的嘴,用匕首一下解决了他。这动作当然也惊动到了旁边的几个守卫,Curtis掏出一把装了消音的枪,在那些守卫开始叫喊出声的时候几枪爆了他们的头。

时间不多了,Curtis必须在下一轮交班的人来到之前找到人质所在,并将他们带出来。他顺利潜伏进了集中营,看到里边稀稀落落地关着一些俘虏,他用刀子一个个地把门撬开,没工夫去关心Edgar是不是在里面。直到最后一个铁门,Curtis撬开了它,里面的人听到动静之后立刻警觉地抬起头,在看见Curtis的时候不禁呼出了声:“Curtis?!你怎么会在这儿?”

没错,被关在最后一间牢房里的正是Edgar,与他关在一起的只有一个人,那人似乎是受了挺重的伤晕倒了,有些可怜地半躺在地上,头上还缠着一层层沾满血迹的纱布。

Curtis嗅到了满满的血腥味,皱了皱眉,Edgar见他这幅样子,连忙解释道:“这些血都不是我的,是他的!你过来扶一下他吧,他的伤有点严重。”

Curtis扶着这人站了起来,不经意间瞟到他的侧脸。虽然早已被灰烬和血污掩盖,但是却遮不住这人的俊美容颜,依稀可见的嫩白的肤色,形状姣好但已经苍白干涩的嘴唇,以及纤长的睫毛……

那一刻,Curtis的心好像很不合时宜地剧烈跳动了一会儿。

他们三个踉踉跄跄地走到了最后,刚踏出集中营的大门,警报声就瞬间响彻整个大营。交班时间到了,来换班的守卫发现了被人杀死的同僚,慌忙地拉响了警报。
前面那些跑的比较快的已经逃出了老远,灯亮了起来,正好照亮了他们前方的路。士兵们瞬间心一凉,下一刻,一枚大炮就在他们附近轰然炸开。

“快跑!!不要停!!”黑夜之中不只是谁声嘶力竭地喊了这样一句,大家都玩命地跑,生怕慢了一点下一秒就被轰死。

Curtis也跟着拼命跑,背着一个晕倒的伤员的他速度丝毫不慢,Edgar跟着他甚至还超过了一些伤的比较重的人。又跑出了一段路之后,Curtis慢下了脚步,掏出一颗手雷往集中营的方向使劲一扔,手雷在夜空中拉开一道长长的抛物线,落地以后炸开来,居然还带动了连环爆炸,手雷炸药大约都是Curtis一路上有意无意留下来的。

朝他们轰炸的炮火停了下来,不远处的大营里似乎更乱了。他们以为敌人来了一队的人偷袭,正在大肆搜查着,这些逃出去的伤残,哪还有时间再理会,而且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人接应他们?

Curtis他们跑了很久,一直跑,不知跑了多久,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远处传来了车的声音,是Shiloh的人!
直到坐上了车,大家那种死里逃生心惊肉跳的感觉还依然没有消散,一车的人寂静无声,除了车的声音就是人喘气的声音。

此时,Edgar的声音打破了一车的寂静:“我说Curtis,你这次是疯了吧!你一个人来送死的?”
Curtis语气淡淡地说:“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坐在这吗,还有这一车的人。”

Edgar气的简直想翻白眼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单独行动的后果是什么?就算你救出了我们,你回去也要面对你的军事法庭……”他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突然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兴奋地喊出声来,“不对,不对!Curtis,你知道你身边这人是谁吗!”

什么?Curtis低下头看了一眼这个一直被他护在怀里的人,从上了车开始他就把这人从背上放了下来让他靠在自己怀里。脑袋被纱布包裹得乱七八糟的,还全是干涸的血迹,看起来十分脆弱。他到现在还没有醒,浑身好像还有点发烫了,Curtis不禁有点担心起来。

“这人可是Shiloh唯一的小王子!Curtis!你救了小王子Jack一命!噢天呐!还管他什么鬼的军事法庭吧,现在你可是王子的救命恩人了!”Edgar还在兴奋地说着。

然而Curtis根本没在听他讲话,他注视着Jack的脸庞,深深地,久久地,像是无言地许下了守护的承诺。

——————————————————

写完之后我脑袋里的逻辑思维都要爆炸了,完全不会写这么正经的啊……
欢迎捉虫,欢迎催更_(:з」∠)_
不过没有卡文还越写越多也是一个奇迹了……
下一章可能会是小王子视角
虽然柯总对小王子一见钟情了,但是小王子可是看柯总不太爽的呢

咳,还有,柯总这个孤身入敌营的情节……有人眼熟的么
其实都是我的恶趣味(啪

评论(5)

热度(25)

  1. 无弋_沉迷包子无法自拔的落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