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包子无法自拔的落尘

低产出,渣文笔,感谢喜欢,欢迎捉虫。
墙头众多,不务正业。

【柯王子】无双

5.

Jack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他被Curtis救回来的一天之后了。他太虚弱了,整个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失血过多还发起了高烧。

被送来医院时他的情况可能还要更遭一点,整个医院都手忙脚乱地给小王子准备治疗。他们花费了一整个晚上直至第二天早上八九点,Jack的病情才被稳定下来,体温也慢慢恢复了正常。

Jack躺在医院柔软的病床上,睁大着眼睛默默盯着雪白刺眼的天花板。

他在想。他不明白。

为什么当时援兵迟迟未到,为什么还会有人将他们救出来,为什么他还没死。

他本该打赢这场仗的,他本该成为烈士死在敌营的,可结果一切都变了。

父亲,这就是你的意愿吗?他恨恨地想。先是不让援军赶去支援他们,使他们输掉这场战役,然后又是派了个什么该死的Curtis来救他。救他?哼,是羞辱他吧!

你到底得多讨厌我才能用这种方法来羞辱我?死去的那些人可都是为你而战的子民啊……

哈,还有那个该死的Curtis,一个留着大胡子的野蛮人。我被救回来才多久,医院里的小护士就都成了你的忠实粉丝了吗。她们叽叽喳喳地在一个刚醒来没多久的病人耳边絮叨着你英勇的身姿,她们甚至没有考虑到一个病人需要休息,安静地休息!

小王子的救命恩人?见鬼去吧!

Jack面无表情地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他出院已经有一小段日子了,身上的上好的七七八八的,头上的纱布也早已拆掉。只是额头上那个撞击的伤痕,口子比较深,缝线之后的伤疤会在上面多待一阵子,不过这丝毫不会影响到他的英俊,反而在他过于白皙漂亮的脸上增添了一丝英武气概,看起来更加迷人。

他在等一个人,那个他的救命恩人Curtis。今天他的父亲专门为了这个人举办了一场庆功会,以及晚上,还有一场需要他参加的宴会。

门被敲响,三下不轻不重,Jack喊了一声进,那人轻轻打开门走了进来。

Curtis穿着一身整齐笔挺的墨绿色军服,肩上别着Shiloh的金色徽章,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精神。但Jack看着他却皱起了眉。

“你就这样去出席一会儿的庆功会?”他不满地开口问。

Curtis小心翼翼地观察着Jack的脸色。事实上这才是他第三次见到Jack,以及第一次正式见面。上一次在医院见到他时Jack还没有醒过来。他摸不清楚Jack的脾气,只隐约察觉到对方似乎对他有些不满。

他摸了摸鼻子,低着头回答:“呃,是的殿下,事实上这套军服是我能找到的最得体的一套衣服了……”

“我不是说这个,”Jack打断了他,“我是说你的胡子!就不能刮刮吗?当然也不是说你的衣服就没有问题了……”

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朝门边走,一边对Curtis说:“你跟我过来,我找一套我的衣服给你穿。”

Curtis跟了上去,并且在背后仔细地打量了一下Jack的身形,有些犹豫地开了口:“抱歉,没有冒犯的意思,我是说……殿下,我好像比您还稍微高一点,壮一点……”

“我父亲有裁缝!一会让裁缝改改就好!”Jack的声音拔高了一点,似乎更加生气了,“再不然就现做!王子的救命恩人不可能穿成这样去参加宴会!”

“抱歉!”Curtis连忙道歉,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殿下,是我的错,以后我会注意的。”

Jack听着身后那人笨拙地道歉,心里的火气似乎消去了不少,他低头小声地说了一句:“父亲用了这么大的代价只为了羞辱我,我不可能让你也如了他的愿……”

Jack本以为这句话Curtis是听不清的,没想到却被他听了个正着。

当时Curtis刚把人质们救出来,车开回了营地,接着没多久,一部直升机就从天上缓缓降落。飞机刚停稳,就从上面冲下来一个衣冠楚楚,穿着得体的西装,蹭亮的皮鞋,满脸褶子的中年人。他径直走向Jack,一只手握着Jack的手,另一只手捧起Jack的脸仔细端详着,仿佛很担心的样子。

他朝军医问:“他头上的伤不会留下伤痕吧?”

一旁的随队军医向他请安,并回答他说:“国王陛下,王子殿下头部的伤口有点深,缝线之后恢复时间可能会比较长,但是如果好好保养,是不会留疤的。”

当时Curtis就感到很奇怪。在一旁同样看着这一幕的Edgar很兴奋地用胳膊捅了捅他,小声跟他说:“你看吧,你救回了这么多人质,还救回了小王子。国王这么宠爱小王子,不止不会罚你,一定还会重重有赏!”

虽然当时国王对小王子的关心人人都能看到,但不知为什么Curtis就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当时国王捏着Jack的脸仔细端详的样子,就好像是在看一件货物一样。

Jack当时身上这么多伤,衣服上也全是血。他不问问Jack头上的伤口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反而去问这个伤会不会留疤。就好像,他更在意的全都是表面上的东西一样。

一个慈祥博爱的国王父亲,一个完美迷人的王子儿子。

随后国王又象征性地关心询问了其他人的伤势,但在Curtis眼里,却是满满的虚伪与作假。

简直令人匪夷所思,但Curtis就是认为,国王或许并不像表面上的那样疼爱Jack。

一种野兽一般的直觉,准的可怕。

在听见Jack小声嘟囔的那一句话以后,Curtis更加相信了自己那时的猜测。

然后,仿佛不经思索地,Curtis一句话脱口而出:“Jack,你跟你父亲的关系很不好吗?”

——————————————————

我……根本忍不住,越写越想把小王子写得更完美更让人心疼,越写越想把塞拉斯写得更辣鸡更猥琐欠揍……

让柯总双标一点吧,小王子就是来心疼爱护的!!

嗯……看标题

写到国王陛下的时候真是超不爽啊!!以后我一定要弄死他,然后再没有Jack王子,只有Jack国王!!

呜……一个Jack的小迷妹好难过……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