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包子无法自拔的落尘

低产出,渣文笔,感谢喜欢,欢迎捉虫。
墙头众多,不务正业。

【柯王子】无双

7

Jack猛的停了下来,他转身盯着Curtis的眼睛,试图从他的眼里捕捉到什么不好的想法。只可惜他能看见的除了真诚之外,还剩下的就是一丝担忧和心疼,仿佛Curtis就只是出于关心才这么一问。

呵,好一双真诚的大眼睛。可惜对着Jack Benjamin是毫无用处的!

Jack回过身继续走着,他略带威胁地对Curtis说:“士兵,不该问的不要多嘴,知道的太多可是会被害死的。”

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被Jack敌视着的Curtis听了他的话竟然还有点小感动,他以为Jack这句话的意思是在关心他,于是他也十分动容地对Jack说:“没关系的殿下,能为您排忧解难是我的荣幸。”

Jack一脸的莫名其妙。这人什么毛病?还是说故意装作不知道情况来探他的口风妄想从他这里打探出什么消息吗?

他试探性地叹了口气,故意说到:“是啊,父亲从小就不喜欢我,如果他给我的爱能有一份这么多,那他给Michelle的爱就足足有一百零一份。”

Curtis为Jack的遭遇感到十分的不平,他有点生气地问:“为什么国王会如此对待自己的亲儿子?真是太过分了!”

Jack又转头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却被Curtis误以为是Jack因为有人关心他为他鸣不平而惊讶。心里默默心疼之余还顺便脑补了一大堆Jack小王子在王宫多年的悲惨生活经历。

殊不知在Jack的眼里他俨然已经是一个大胡子智障的形象了。

而Curtis还在迫不及待地向Jack表忠心:“殿下,您放心吧,以后您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请尽情差遣我,除了您的话,其余的我谁也不认了!”

Jack翻了个白眼:“那我父亲呢,国王的话你也不认了?”

Curtis突然凑近了Jack,小声地宣誓着:“您就是我的王。”

Jack被后颈处Curtis呼出的热气激得浑身打了个颤,他一言不发快步走了几步,一拐弯拉开了一扇红木大门,走进去又砰的一声在Curtis面前关上。

Curtis:???

还没等Curtis有什么动作的时候,门又重新在他面前打开。Jack深呼吸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对他说:“抱歉,刚刚有点儿激动,把你给忘了。”

Curtis被他这样笑看着,不知为什么竟觉得脸有些发烫,幸好他的大胡子遮住了他的脸,不然一会儿Jack就可以看见一个满脸通红的Curtis了。

他们走了进去,裁缝在一旁候着。Jack拉开一个衣柜,里面一大排整整齐齐的正装挂在里面。他随意扒拉了一下,从里面挑出来一套纯黑色的西装,对着Curtis虚虚地比了一下,又觉得不够准确,于是上前几步,将衣架贴在Curtis的肩膀处比划着。

Jack在那儿认真地看,靠得离Curtis非常近,甚至他只要垂下眼就能看见Jack放大的脸庞。此时Curtis竟诡异地生出了一种妻子在帮丈夫挑选宴会正装的既视感。

Jack一抬头就看见Curtis傻笑的脸,顿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他朝一旁待命的裁缝说道:“就这套吧,现在去按照他的尺寸做一套新的,速度要快,宴会开始前我要看见他穿上。”

裁缝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对Jack说:“殿下,国王陛下之前早就嘱咐过我们了,您衣柜里所有适合Curtis阁下的衣服我们都已经按照他的尺寸改了一套新的款式了。”

Jack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呼出来,他努力让自己克制住不发火。看来父亲是想要拉拢Curtis了吗,对他这么上心?

“……去拿过来让他换上。”

“你,”Jack下颚一抬虚点了一下,吩咐道,“先把衣服脱了吧。”

Curtis依言乖乖地脱下了白色手套,一颗一颗开始解军装扣子。Jack的眼神紧紧吸附在Curtis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双手上,跟着他的动作缓慢的往下移动。

墨绿色的军装外套被脱下,随意地搭在了一旁的沙发上。接着是领带,一点一点抽出打好的领带,丢在沙发旁缓缓滑落。再然后是深色内衬,从最顶端喉结下方的那一颗开始解起,一颗一颗,缓慢地,露出内里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结实紧致的肌肉,还有……

“停!!”Jack突然喊停了Curtis的动作,“谁让你在这里脱这么多的,没看到我还在这里吗,你成何体统!”

Curtis张了张嘴想说可是你刚刚一直很认真地在看着我脱衣服,但是目光一转看见了Jack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了耳根,后知后觉恍然大悟,原来Jack是害羞了!

正好这时候裁缝拿着衣服过来了,Jack连忙一把抓过衣服往Curtis怀里一扔,推了他一把对他说:“赶紧滚进试衣间去换衣服!”

Jack看着Curtis拿着衣服走进去的背影,然后猛地捂着脸蹲在地上将头埋进沙发里。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的Curtis!为什么身材这么好,为什么突然这么能吸引人!!还这么听话地在他面前脱衣服!这让他一个gay怎么把持得住啊!!妈的!这人不仅智障,而且还讨厌死了!!

————————————————————

太不好意思了,今天写的不多其实是有原因的……

我……看着军嫂跳舞的视频流鼻血了……

李佩斯一个糙汉,居然能……

不讲了,鼻血刚止住,衣服上的血还没擦干净呢……

嗯……扒衣见君节八一建军节快乐……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