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包子无法自拔的落尘

低产出,渣文笔,感谢喜欢,欢迎捉虫。
墙头众多,不务正业。

【柯王子】无双

  9.


  Curtis从试衣间里走出来,一身黑西装剪裁得体服帖地套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一个男性魅力十足的轮廓。


  Jack却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只是略慌乱地扫视了一下他这身装扮,心不在焉地说:“嗯……呃,还不错,总算有个能走出去的样子了。”


  他的视线在Curtis周围不停地扫荡,最后落在了最开始他替Curtis挑出来的那套自己的衣服上,那套衣服现在被挂在一旁的架子上。


  他仿佛找到了借口一般,扯过那套衣服匆匆走进换衣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然后又重新打开,探出了个头对Curtis说:“你站在那不许动,一会我出来了带你去把你那个大胡子刮掉!”


  Curtis站在原地没动,他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胡子,有些为难地皱起了眉。


  等Jack出来以后,他犹豫地小心询问Jack能不能不刮胡子,得到的是他一个毫不留情的眼刀。“你在开什么玩笑?留着一个山野村夫一样的大胡子走上皇家宴会的会场?”


  他这么说完,打开衣帽间的门准备走出去,转头看见Curtis还在原地磨蹭着不太愿意走,怒道:“还在磨蹭什么?还不快跟上来!”


  Curtis只好乖乖跟了上去。但是等造型师把Curtis的胡子都剃掉了之后,Jack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后悔。


  镜子里的男人露出了久未经天日的光洁下巴,还有些不适应地一直用手摸着。整张脸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粗犷,反而是意料之外的白净好看。当他安安静静地坐在镜子前不开口也不动作的时候,就十分容易让人被他着安静温和无害的外表给欺骗了。


  刮胡子之前是山野莽夫,刮胡子之后是奶油小生。这人怎么前后差别能这么大?!!Jack有些崩溃,他已经搞不明白究竟是让一个野蛮的莽夫做小王子的救命恩人要好一些,还是说小王子要被眼前这个一看就像是个小白脸的家伙救了要好。


  Jack黑着脸一言不发,Curtis似乎终于感觉到了Jack对他的不满,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呃,殿下,还需要再……”


  “不需要!”Jack打断了他,又发觉到自己情绪有些失控了,于是深呼吸一口气,努力放缓了声音对他说,“就这样吧,又不是个女人,搞这么多花样也没人去看。”






  宴会快要开始,然而身为主角的Curtis却迟迟还没有出现,国王Sellars有些着急,然而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他悄悄地吩咐了身边的近卫去寻找Curtis,没想到才刚开口,就看到Jack从另一侧带着Curtis姗姗来迟。


  他注意到了Jack的脸色并不好,而Curtis脸上的胡子居然被剃掉了。视线又落在了他们两个身上原本是同款的衣服,Sellars心里暗暗猜想,或许是Jack想要拉拢Curtis结果没成功,两人说不定还起了什么争执。


  他心里有一点得意,也有一点鄙夷。Jack果然还是个孩子一样的人,连拉拢Curtis这种一无所有的贫民都能搞砸。不过这样一来,Curtis就会更加无阻碍地归顺于他,甚至还能成为他安插在Jack身边的一个重要眼线。


  心里这么想着,他脸上扯开了一个令人恶心的和善笑容迎了过去。Curtis原本正在偷瞄Jack,结果余光瞥到了这样一张令人不愉快的丑恶嘴脸,与此同时他发现Jack的浑身几乎是在瞬间就从一个较为放松的状态变成了浑身紧绷的警惕样子,心里对国王的好感瞬间就降了一个层次。


  Jack努力收起心底所有的不愉快,朝走过来的Sellars行了一个礼,他身后的Curtis正要照做的时候却被制止了。Sellars直接无视了Jack径直走到Curtis面前,冲他展示了一个自以为亲和的微笑,开口问:“Curtis,跟Jack相处地怎么样?”


  Curtis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有点勉强地回答:“陛下,多谢关心,王子殿下跟我相处的十分融洽。”


  Sellars看见Curtis这样的神情更加满意了,于是他转身面向Jack,朝他开火:“怎么这么晚才到场?身为王子你可是Shiloh的表率之一,我平时教你的你都忘了吗?”


  Jack也同样面无表情地听他讲完,这时不远处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被Jack发现了,他忽然扬起了一个微笑,对Sellars说:“抱歉父亲,我不小心跟Curtis聊的久了,一下子居然忘记了时间,我真是太需要好好感谢他了。”


  Sellars似乎也注意到了不远处的快门声和闪光灯,他伸手拍了拍Jack的肩膀,换上一副慈爱的语气跟他说:“你能跟Curtis相处得这么好我就放心了,你真应该好好谢谢他,他可是救了你一条命!”


  “是的父亲,我向您保证。”


  二人口不对心地交谈着,Sellars还不忘时不时夸奖Curtis两句,表面上亲如一家人可实际上却是暗潮汹涌,可除了他们谁也看不出来,还乐呵呵的看着王室家庭相亲相爱。哦,除了站在他们旁边一直悄悄关注着Jack的Curtis。


  Jack在那儿跟Sellars装模作样地扮演着和睦的父子,而Curtis却在一旁用余光悄悄看着Jack入了神。他现在满心满眼地心疼Jack,自己的父亲对待自己态度居然如此恶劣,还三番两次妄图给他难堪。Curtis现在甚至怀疑,当初Jack被俘的那一场战役,就连援兵都是国王故意不派下去的,于是对Sellars的好感瞬间就降到了负无数。


  Sellars眼神飘忽注意到了站在Jack身后的Curtis看着Jack的背影脸色越来越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Curtis似乎对Jack的印象越来越差这一事却很好地取悦了国王,这让他心底对Curtis的可用评价又高了一分。


  他突兀地结束了与Jack的对话,转向Curtis,满意的对他说:“Curtis,宴会结束以后到我书房来,我有事要跟你说。”


  Jack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在Curtis开口前抢先说“书房?这样不好吧父亲,书房可是您接待亲信的地方,那里连我都……这样合适吗?”


  “Curtis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国王佯怒地看着Jack说,“他完全有资格在我的书房被接待。”


  可是他救下来的我都没能有这份“殊荣”!Jack内心不平静地呼喊道。


  他意识到Sellars似乎是很认真的想要拉拢Curtis,并且似乎有直接将他提为自己的亲信的打算,内心有点复杂。虽然他现在并不怎么看得上Curtis这个人,但是就冲他敢一个人单枪匹马闯进敌营还救出了这么多俘虏这一点,就足以证明Curtis的勇气和智谋。


  Jack自认为并不比Curtis要差劲,可如果他能多一个强劲的助手,他父亲恰好又能少一个得力干将,那么为什么不呢。他可比国王要有优势得多了,Jack看得出来,那个傻大个Curtis一路上都在悄悄地看着他,这让夜店小王子Jack有些惊讶,但也十分满意这个效果。他对自己的魅力十分有自信,哪怕Curtis一开始不是这种想法,他也能用这种简单有效的方法让他归于他的麾下。


  三人都不留痕迹地观察着其他两人,平静的表面下酝酿着即将爆发的风暴浪潮。哦,Curtis除外,他的眼神一直黏在Jack身上,根本就不想多看Sellars一眼。


  “走吧,宴会快要开始了,你们两个可是主角,一会儿好好表现。”Sellars拍拍两人的肩,率先走了出去。





————————————————————



好久没更新了,偷懒了这么久居然没有人来催更,真是有点小伤心啊



奥运会看得快气死我了



来更新一篇消消气



下一篇应该不会太久的……吧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