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包子无法自拔的落尘

低产出,渣文笔,感谢喜欢,欢迎捉虫。
墙头众多,不务正业。

【盾冬】Undercover relationship卧底关系(包子生贺 一发完)

夜晚。天空早已拉下巨幕,漆黑的夜空中时不时有几颗星星闪烁点缀着。月亮被掩盖在层层云朵之下,隐约透露出来的几丝微弱的光芒照映在纽约这片暧昧的地方。

这是纽约的一个红灯区,无数肮脏的交易在这里达成,来往的男男女女们在这儿撕下伪装的面具,尽情发泄着自己最原始的欲望。

而这其中,有两个年轻健壮的男人在街头互相拉扯。并不是在红灯区应有的调情,而是因为其中有一个古板纯情的老处男。

“Sam,我说过了不会来这种地方的,你也赶紧回去吧!”Steve面色通红地对他的黑人同事这么说到。

而Sam则是一直把他单身已久的老同事一直往红灯区深处拉:“come on,伙计,你也不想想你单身多久了?二十八岁的老处男!说出去我们整个科室都得被人嘲笑!”

Steve还在挣扎:“这一点也不值得嘲笑……Sam,嘿,等等,放开我!!”

不远处许多站在街头拉客的人们看见了这两个一直暧昧拉扯的健壮男人,其中一个金发碧眼皮肤白皙的小伙子还面色通红地拒绝。噢,简直是太诱人了。他们不论男女,纷纷蠢蠢欲动地围了上去。

被Sam拉住的Steve眼睁睁地看着一群衣着暴露眼泛绿光的人围了过来,还没走近,那些香到刺鼻的香水味就混合着率先飘了过来。他重重地打了个喷嚏,Sam见状,连忙拉着他就跑。

在包围圈形成之前他们轻松地逃了出去,但Steve却在没注意的情况下,被Sam带进了红灯区的深处。他们停下来的时候,Steve双手撑着膝盖喘了会儿气,一抬头看见这里似乎更加热闹,才发现自己还是被Sam带了进来。

一旁的Sam也喘匀了气,他拍拍Steve的肩膀说:“咱们都到这里来了,你就进去看看吧。就算你不需要特殊服务,在店里喝杯酒放松一下也好啊。”

他总算如愿以偿地拉着Steve到了一家看起来特别豪华的店门前。如果不看门口那些姿势不一但衣着都同样露骨暧昧的年轻男女的话,Steve差点就要以为这儿其实是一间五星级酒店的大门了。

好歹这儿没有那种刺鼻的劣质香水味了,Steve心底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

Sam十分新奇地在门口四处张望着,他一边看一边对Steve介绍到:“这个嗨爪可是这一片里最大服务最好的店了,据说里面一点也不像那些地方那么乱。客人有需要了都会去包间里解决,光看里面大堂可能就跟普通夜店没两样。怎么样,听起来很适合你吧?”

Steve无奈苦笑,早知道就算是普通夜店他也极少涉足。

说话间,Sam已经从一群在门口拉客的人里拉出来一个穿着朴素的白裙子但是身材却极其火辣的姑娘,他揽着那个姑娘的腰朝Steve得意地笑:“来吧伙计,去挑一个人陪你度过这个美妙的夜晚。如果这儿没有看上的,咱们去里面逛逛也不急。”

纯情处男Steve被Sam这一番话讲得开始脸红起来,他的视线游移着避开不去看Sam,以及他放在那姑娘腰上不安分的手。

忽然,他的眼神瞟到了一个黑色的角落,似乎有一个人蹲在那儿。Steve不受控制地往那个安静的角落走去,他看见了一个一身黑色冲锋衣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人正抱着膝盖蜷缩坐在那儿。

听到了Steve朝这边走来的动静,那个男人抬起了头,他的面貌也落进了Steve的眼中。

Steve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语来形容这个男人,他半长的头发微微卷曲,随着抬头的动作从他白皙光滑的脸颊边滑开。黑暗中那人一双又大又圆的蓝绿色眼眸分外明亮,而他的湿润眼角莫名的带上了一抹红,看起来委屈极了。再配上他抿起的红唇,让Steve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个迷途的鹿仔的形象。

不远处Sam呼唤他的声音响起来,Steve这才猛然惊醒,发现他居然在这种地方看一个男人看得入了迷。

他回头看了看Sam,又看看还缩在那儿看着他一言不发的那个男人,眉头紧皱犹豫了许久,仿佛在做一个十分艰难十分重要的决定。片刻后,Sam等的都不耐烦了准备走过来看他到底在干嘛,Steve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决定好了似的伸出颤抖的手,问那人:“你……你愿意陪我一个晚上吗?”

那人还是一言不发地看着他,Sam搂着姑娘走了过来,看见了两人僵持的情景还有Steve伸出去的手,明白过来大声笑着拍他的肩膀:“哈哈哈哈……我说Steve,哥们儿,真是没想到你还真能出手啊,只可惜这个小美人似乎不买你的账。”

那人偏过头去瞥了Sam一眼,又转头看了看Steve还没有收回去的手,终于改变了他双手抱膝的姿势。他一只手拉住了Steve伸出的手,另一只手撑着地板用力站了起来,或许是因为蹲太久了脚麻了的缘故,刚站起来时候膝盖一弯差点又坐了回去,吓得Steve赶紧扶了他一把。

Steve就在Sam暧昧的,心照不宣的调侃眼神下,带着那个男人走进了这间名为嗨爪的红灯区最大牛郎店。

一进去,里面闪烁的各种灯光就险些晃花了Steve的眼睛,他注意到,刚跟着他走进去的Bucky——他已经在心底擅自给人取了这么个符合气质的名字,浑身就颤抖了一下。

Sam带着他们来到了服务台,对那儿美丽的坐台小姐说要开包间,他指着自己和Steve对小姐说:“开两间,我们两个一间,他们两个一间,普通房就好。”

虽然Sam那种“没想到你是这种Steve”的调侃眼神看得他十分不好意思,但是他这种时候确实希望能有一个单独的包间与Bucky相处……

拒绝了想要带路然后顺势跟上来的小姐们,Steve带着Bucky找到了包间,幸好过程中没有遇到什么尴尬的事情,比如说那些迫不及待的客人之类的。

用房卡刷开包间的门,Steve示意Bucky先走进去。他仔细地关好了门,插上电卡,回头一看Bucky又以那种双臂抱膝的姿势窝在了大沙发里,他甚至连鞋都没有脱。

沙发很大,大到一个角落就足以Bucky这么大一个块头窝进去。噢是的,Bucky并不是像外面那些站街的男孩们一样柔弱可怜,正相反,据Steve目测,Bucky至少有一米八几,只比Steve矮一点点,而且黑色冲锋衣下包裹的身躯也一定非常完美……

然而沙发上坐了个Bucky,却还有一大半的位置空出来,Steve甚至可以蜷着脚躺上去。不知道这么大的沙发是不是店里为了照顾客人们的小爱好而特意定做的。
Steve当然想不到这些,所以他只是很平常地坐在了沙发的另一头。

整个包间里顿时就安静了下来,Steve很想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气氛,但是面对着这个看似纯洁无辜的小鹿仔Steve却仿佛被邪神下了禁言的恶作剧咒语。

怎么办,Bucky会不会以为我是那种来……的人?Bucky会不会讨厌我?Bucky好像不喜欢这个地方……Bucky为什么会在红灯区站街?

“Bucky……”僵持许久,Steve终于还是开口了。

“Who the hell is Bucky?”

“什么?”Steve没听清Bucky埋在膝间含糊地说的那句话。

“……没什么”对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似乎顿了一下,“我是说,Bucky是谁?”

Steve顿时感觉他更尴尬了,该怎么解释他在心里偷偷给人家取了一个“Bucky”这样的名字?Bucky不会以为我是变态吧……

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我可以叫你Bucky吗?”

Bucky沉默了一下然后小幅度地点点头:“你是客人,你想怎么样都可以的。”

Steve听到Bucky这句话之后却皱起了眉:“Bucky,你很害怕这个地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站……工作的?”

没想到Bucky听到Steve问的这句话之后,浑身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他把头埋进膝间,下一秒就隐隐传出来了一点点啜泣的声音。

Steve没想到Bucky对这个话题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间有点慌乱起来,他凑过去Bucky的身边,一只手扶着他圈起来的手臂,另一只手伸到Bucky背后轻轻拍打安抚着他。

“到底是怎么回事?Bucky,你能告诉我吗?我不会伤害你的。”Steve认真地做着承诺。Bucky啜泣的声音停止了,但身子依然在微微发抖。

许久以后,Bucky似乎是彻底冷静下来了,他用还带着一丝鼻音的声音颤抖地说道:“我……我是被……拐卖到这里来的……”

“什么?!”

耳边Steve一句大吼,吓得Bucky又是一抖后抬起了头。他的眼眶更红更水润了,脸颊和鼻尖也红红的,一定是因为刚刚哭过的缘故。嘴唇一直咬着以阻挡住泣音从口中泄出,衬托得他的脸颊更加白皙娇嫩。

然而Steve现在却无心欣赏这美丽的一幕了,他双手握住Bucky的肩膀轻微摇晃着:“你说你是被拐卖到这里来的?”

Bucky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

Steve的双手因愤怒而不自觉地收紧,抓得Bucky小小地喊了一声痛。他这才回过神来,抱歉地看着Bucky,Bucky对他摇摇头示意没关系,继续说着:“我本来是一个小公司的普通员工,有一天晚上加班加到很晚,为了快些回家抄了一条近路。那条路我以前加班也经常会走,从来没出什么事,但是没想到那天……我正走着,突然有一个人从后面用麻袋套住我,我一挣扎就用东西打晕了我。醒来以后我就在这个地方了。”

他继续哀伤地说:“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离家有多远,每次我想着逃跑,总是还没有走出这个片区就被抓回来了。抓回来之后就是一顿毒打,后来我渐渐的绝望了,开始听他们的话,他们就给我穿上这种奇怪的衣服,让我站出去接客……”

“你在这里多久了?”

Bucky咬咬唇:“我不记得了……可能有一个多月……还是两个月?我在这儿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说着,他忍不住又流下了两行泪水。Steve温柔地用手帮他擦去,问道:“Bucky,你相信我吗?”

Bucky任由他动作,听到这句话以后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说:“信!因为我觉得你是个好人……”说完,又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你……你能救我出去吗?”

看着Bucky这样怯懦希冀的眼神,Steve没来由的觉得心疼极了,他将Bucky拥入怀中贴着他的耳朵说道:“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相信我Bucky!”

“嗯!”Bucky感动地点头,然后又吸了吸鼻子。

就在这时,Steve感觉到Bucky身上有什么东西震动了一下,然而没等他问是什么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

Steve有些不情愿地松开了Bucky,掏出手机一看,神情顿时严肃了起来。

是Sam的来电。他站起来走开了两步,背对着Bucky接起了电话:“喂Sam,是我。”

没想到Sam那边开口第一句话就是:“Steve?你怎么这么快就接电话了,你不会真的什么都没干吧?”

Steve脸色一黑,不自觉地压低声音问:“你打电话来就是想知道这个的?”

“哦对!”Sam好像才想起来似的,“cap,紧急情况,任务有变,神盾局决定今晚就行动,拿下嗨爪,抓住他们的幕后主使者,现在已经把这儿包围了!”

因为太过惊讶而又不自觉提高了声音的Steve顾不得Bucky还在,急忙朝Sam询问:“为什么突然就决定要行动?不是说资料和证据还不充足吗?而且他们怎么知道幕后主使今天会在这儿?”

“我们的任务被抢先了!据说是暗杀部队和情报部门的头儿暂时联手,已经在这里潜伏了一个多月了,资料今天中午才传回神盾局的。”Sam越说越急,“cap,你赶紧出来跟我们汇合,队里其他人也到了,只有抓住幕后主使我们才能拿下这个任务!”

说完,他就把电话挂掉了。Steve回过头看见Bucky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只手背在了身后。赶时间的Steve并没有多留意Bucky的不对劲,而是走过去快速地对他说:“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能救你出……噗!”

话还没说完就被Bucky极其迅速地反身一脚踹了出去。Steve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感到腹部一阵剧痛,接着自己就不受控制地往后飞了一段。

他狠狠地砸到了墙上滑落下来,接着捂着腹部用一种仿佛世界毁灭了的眼神不可置信地等着Bucky。他咳了几声,嗓音沙哑地叫了一声:“Bucky,你……”

站在那儿仿佛一直都没有动过的Bucky此时早已卸下了那副柔弱无害的可怜表象,嘴角挂上了一抹冷笑。他眯起眼睛看着Steve的样子,仿佛在嘲笑着他:“哼,特别行动队的队长Steve Rogers?我告诉你,这个任务是属于我们暗杀部队的!”

Steve眼前还来不及一黑,包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暴力的打开,一个身穿性感皮衣身材火辣的红发女人出现在门前。来者十分不善地瞪着包间里的两人,大声宣誓道:“这你就错了James,这个任务是我们的!”

“Nat……”Steve终于眼前一黑,虚弱地呼唤了这个漂亮性感的女同事一声,很可惜被Bucky的声音盖过去了。

“Nat!你们情报部门接这种任务干什么?”Bucky大喊,“我们暗杀部队才能完美地完成这样的任务!”

“谁会跟钱过不去?”Natasha愤怒地指责Bucky,“James,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缺钱!你的武器都是用一次就丢的!奢侈!”

“还有你Steve!整个神盾局就你们特别行动队最有钱!一个Tony Stark就能养我们整个神盾了!就不能留一点资源给我们穷到揭不开锅的情报部门吗?!”

Natasha一口气指责完两个人以后,又分别瞪了他们一人一眼,转身冲了出去。Bucky也没有多留,瞪了Steve一眼之后也冲出了包间。

Steve捂着腹部挣扎着起来。噢,Bucky下脚可真狠,他敢保证现在他的腹部一定已经青紫了一大片,他也没有多留,急忙冲出了包间。

然后看到了不远处正在对一个有胡子稍矮一点的男人训话:“Rumlow你是猪吗?等我干什么?通知他们全都不许组队,自由行动!人头越多奖金越多,抓到boss工资翻倍!快去!!”

吼完了这一通之后Bucky就注意到了冲出包间的Steve,手里一把从Steve接电话时就拿在手里的小刀顺手甩了出去,挑衅似的扎在了Steve脚边的地摊上。然后又甩给他一个眼刀,把Rumlow往返方向一踹,自己也气势汹汹地走掉了。

Steve跟Sam汇合以后,一路上心不在焉地一边战斗一边想着Bucky。Bucky欺骗了他,但那也是为了任务啊。Bucky刚刚踹他那一脚真疼,嘿嘿Bucky真厉害。Bucky刚刚瞪了他好多次,他的眼睛真大真漂亮。Bucky对他好凶啊,他会不会讨厌自己啊。

实在看不下去莫名幻想着想着不自觉地开始走神起来的Steve,Sam数次出声提醒,然而没过多久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傻笑。Sam简直想放弃任务了,他翻了个白眼。身为主力的队长这个时候居然在走神!

任务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天亮时分了,最后还是Natasha的情报部门为了奖金,小宇宙爆发硬生生干翻了这个嗨爪的据点以及神盾局的特别行动队和暗杀部队。

Natasha得意的拎着嗨爪小boss,可怜的Pierce的裤腰带朝他们炫耀。

Bucky黑着脸在一旁听小队长Rumlow报告战损,就在他快要不耐烦想要丢下一句“不要修了全部丢掉”的时候,在一旁的Steve无视了同样在报告的Sam,红着脸凑了过来。

“Bucky……”

他刚开口就被粗暴地打断了:“Who the hell is Bucky?”

“You are my Bucky……”

“别叫我Bucky!”他恶狠狠地说,“My name is James Buchanan Barnes!”

说完,他就带着Rumlow转身离开,留下了独自站在原地又开始傻笑的Steve。

哦,还有已经不想面对他们的队长的特别行动队的成员们。

end

补一下设定

被拐卖到纽约红灯区最大的那啥店九头蛇的冬
被同样单身多年的黑人同事强拉来红灯区的盾

bushi

↓↓↓

神盾局九头蛇基本不变,这里提到的嗨爪牛郎店其实算是九头蛇的窝点之一。

Steve是神盾局特别行动队的队长,队员分别是Sam,Tony,其他人。

Bucky是神盾局的第一杀手,也是暗杀部队的头头。因为暗杀部队在神盾局十分低调,并不经常出现在众人面前,所以Steve才会认不出Bucky。队员分别是Rumlow,其他人。

Nat是神盾局情报部门的老大,跟Steve认识,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跟Bucky也认识。是神盾局最擅长卧底的人。队员是其他人。

关于这个任务,其实就是说哪个部门的完成度越高,得到的奖金就越多,所以大家才……嗯。

————————————————————

我居然想用站街梗做包子的生贺

终于写完了……

生日快乐包子♡♡♡

欢迎捉虫www

PS,在好基友的帮助下改了个新名字,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被这个看起来很高大上的名字骗进来嘿嘿

评论(9)

热度(31)

  1. 泽洛沉迷包子无法自拔的落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