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包子无法自拔的落尘

低产出,渣文笔,感谢喜欢,欢迎捉虫。
墙头众多,不务正业。

【EC】哲学为科技提供世界观和方法论的指导

  自从Erik在某次他的新品发布会后,面对众多来采访的媒体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几乎所有人都炸开了。

  “我愿用我的全部科技来换取与Charles Xavier一个下午的相处。”

  所有人都在猜测他这句话的意思,究竟是随口一说,还是心里真的有这个想法?如果他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那么愿意用全部科技只为了换那个大哲学家Charles一下午的相处,又是为了什么?跟Charles聊一下午的哲学?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又能从其中得到什么?

  当然,人们最关心的还是关于Erik的话与行为会不会又对市场,对人们的生活造成什么不太好的重大影响。

  原本只是一句平凡无奇的话,从Erik口中说出来显然就变得不再平凡了。Erik是国内外数一数二的科技大亨,性格乖张行为随意,那张刻薄的嘴巴更是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但却没有任何人可以否认他的一切能力与成就。Erik Lensherr,他虽然不是最厉害掌握着最发达科技的那个人,可他绝对是现在最年轻的科技大亨,年仅三十二岁就取得了如此的成就,仅次于比他大一点儿但科技绝对是全球顶尖的Tony Stark。

  Tony的Stark集团更倾向于开发大型的军事化科技,并且已经和神盾局有着多年的愉快的合作经历。而Erik主打的领域却是小型的生活服务类科技,例如手机、电脑等,上街一看,十个人里起码有九个人用的手机上都有Lensherr的商标。

  这种话如果是由Tony说出口的,那么大多数人或媒体只会一笑而过,或者还能将它变成一个新的梗来谈笑,因为大家都知道,Tony那种玩世不恭爱开玩笑的性子不是一天两天了。然而Erik的性格跟Tony完全相反,他本人极为严谨认真,言出必行从不乱开玩笑,整个人活的就好像一串公式代码一样严格。不把他的话当真的后果可是极为严重的,像上次那样差点出现经融危机的情况所有人都不愿意再回想起了。

  发布会正式结束,丢下了那么一句让所有人面面相觑心生茫然的话的Erik一身轻松地离开。他坐上了他助手的车子后座,将早已脱下来挽在臂弯的西服外套丢在了一边,松了松绑了一天的领带,扬扬下颚对坐在驾驶座的女助手Raven命令道:“走吧。”

  Raven通过后视镜看了他的上司一眼,猜不透他的想法也看不清他表情里蕴藏的情绪,一大堆话憋着没敢说,最后只能问一句:“去哪?你的办公楼还是回你家?”

  后座闭目养神的人没动,似乎思考了一下,然后给出了第三个选项:“都不去,去一个咖啡屋。”

  然后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熟练报出了一串地名,仿佛已经在心底或已经念出口无数遍了一样。Raven默默接收了这个意料之外的答案,什么也没问,听话地一踩油门驶向目的地。她太了解他的上司那种阴晴不定的烂脾气了,平时他心情好的时候小心地问问或许还能大发慈悲地给出一点消息,但刚结束发布会被各种记者询问各种闪光灯摄像机折腾了一整天的这种时候,她如果还敢八卦,那很可能她明天的工作就不是Erik的助手而是他手下的打杂工了。

  Raven看似专心地开着车,实际上脑子里各种神游各种不切实际的猜想。几乎很少人知道,那个著名的哲学家Charles Xavier其实是她的哥哥,虽然她只是领养的孩子,但从小一起长大让他们之间比亲兄妹还要亲。后来他们父母双亡,还未成年的Charles用父母留下的那一笔不多不少的遗产将Raven拉扯大,兼顾着学业的同时又当哥哥又当爹妈。而当Raven成年以后,Charles也考上了他梦寐以求的国外一所名牌大学,Raven不忍心看他的哥哥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就连推带哄连哄带骗地让Charles上了飞机。Charles出国深造后,他们的联系虽然减少了,但感情还是一样的好,知道Charles在国外过得这么好,甚至终于成为了一个大哲学家,她心里可能比Charles自己还要激动和开心。

  现在因为她工作繁忙跟Charles连电话也很少打,都不知道他的近况,最近过得好不好,Raven无比自责,觉得是自己太少关心哥哥了。

  她在Erik手下工作也有不短的日子了,不能说完全,但对于Erik的为人也算是知道的七七八八。所以她现在才有些焦虑,不知道Erik想做什么,刚刚在发布会上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按道理来说Charles和Erik应该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为什么Erik又好像很看重他的样子?他不会做什么对Charles不好的事吧?

  脑子里一直乱想到最后,Raven甚至已经脑补出了一幅画面:Charles得罪了Erik结果被公开针对,最后下场凄惨流落街头……

  不不不不……

  “你在想什么?在想待会该怎么撞上前面的那栋楼吗?”后座突然响起的声音将Raven的思绪扯了回来,Erik不知从何时期结束了他的闭目养神,端坐在后座的位置看着她。Raven看了一眼前面的路,并没有什么即将撞上的大楼,车子稳稳地行驶在路上,刚刚那句话只是Erik为了提醒她别走神而随口一说的嘲讽。

  瞧瞧这个人啊!就连提醒别人开车不要走神都得这么说话带刺的样子,真不敢想象他会怎么样对待Charles!

  那个咖啡屋里发布会现场有一点儿远,不过Raven走神不知道走了多久,现在回过神一看已经快要到了,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心情显然比之前要好很多的上司,斟酌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Lensherr先生,关于您刚刚在发布会后的采访上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字面意思。”心情似乎随着车子的行驶越来越好的Erik大发慈悲地回答了他的女助手。

  Raven心里一紧:“那句话是真的?您为什么愿意用这么多珍贵的科技去换cha……Xavier先生的一下午相处时间?那根本就不值得吧?”

  Erik似乎被Raven最后一句话冒犯了似的,语气有点冲地说:“你懂什么?他就是值得!甚至更多!”

  “好了,你不要再开了,车子停在这里就好,我下车走过去。”他往窗外看了一下,已经快要到那个咖啡屋了,于是命令女助手停车。

  Raven以为是她问得太多而惹怒了Erik,无奈地将车停在了路边,看着Erik将门一甩头也不回地离开,她更为Charles担心了。

  另一边,下了车独自步行的Erik无视了门口挂着写着“暂停营业”的牌子,推开了那间咖啡屋的门,带动了门边的铃铛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提醒着店主有客人到来。店主背对着大门坐在店里的电视机前,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电视里赫然播放着刚才Erik发布会的会后采访的画面。Erik并没有因为店主这有些无礼的举动而生气,他在不远处的一桌旁落座,店里除了他一个客人也没有,安静极了,一时间只能听到电视和还未停歇的铃铛响声。

  表现得出奇地耐心的Erik陪着店主看他的采访,没多久采访播放完毕,店主的背影微微动了动,伸出手关掉了电视,Erik这才开口:“还是老样子,一杯咖啡。”想了想他又补充道,“要下一盘棋吗,Charles?”

  店主Charles,对,就是刚刚那个Charles Xavier,他转过了身用那一双美丽的就好像湖泊一样湛蓝的眼睛看着他,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Charles……”Erik观察着对方的眼神和表情,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样开口,“你生气了吗?”

  “我没有。”Charles冷静地反驳,他问了许多人都一样想问的那个问题,“你刚刚发布会后的采访上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Erik装傻:“哪句?”

  “别装,就是你最后说的那句,愿意用所有的科技来换跟我一个下午的相处时间什么的。”

  “就是……字面意思啊。”Erik还是这么说。但很显然Charles根本不太想听他的糊弄。

  “Erik!”

  “好吧……”他总是对Charles没办法,但这种事要他怎么提前说出来啊?

  Charles也无奈的看着他,伸出手揉了揉眉心:“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么引人注目的,而且还是因为这种奇怪的原因。”

  “是因为……”Erik一咬牙,干脆全都说了,“因为我想用那一个下午来跟你求婚,聘礼就是我所拥有的所有科技,这是我除了你以外拥有的最珍贵的东西了。”

  Charles脸一黑,Erik感觉大事不好,Charles该不会生气了就不答应求婚了吧?!

  “聘礼??为什么不是嫁妆?”

  啊?

  Erik一脸懵逼。

  

  

  

  

  

  “所以……Charles你这是答应我的求婚没啊?”

  “除非那是嫁妆。”

  

  

  end

  

  

  

  

  

  彩蛋1

  

  当Raven被Erik笑着发了那张请帖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惶恐的。前一段时间她以为Erik要找哥哥的麻烦还担心了好久,过了这么一段时间Erik什么动静都没有,她才刚松了一口气,结果就被Erik塞了一个定时炸弹爆炸消息。

  Erik要结婚了?

  Erik要结婚了!

  是哪家的姑娘这么倒霉,嫁给Erik这样一个……

  当作为Erik唯一的女助手的Raven,穿着伴娘礼服在婚礼现场见到自己哥哥穿着和上司一样的新郎服接待宾客的时候,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彩蛋2

  

  “哥哥!!!你居然不告我你要结婚了?!!!”而且还是和这个大魔王一样的Erik Lensherr?!!!Raven无比抓狂,拉过哥哥在一个角落边小声地

质问着Charles。

  而Charles则一脸讨好地笑着说:“抱歉啊Raven,我也不知道你居然是Erik的助手,而且你工作这么忙,就不用再为我结婚的事情抓狂操心了吧……”

  Raven 一个大写的兄控 Darkholme。

  

 

 

——————————————————————————

 

  梗的来源是在政治课上看见了这么一句话

 

       乔布斯:“我愿用我的全部科技来换取与苏格拉底一个下午的相处。”

  科技大亨万/大哲学家查

  (一个老万倾家荡产向查查公开求婚的故事)

 

       然后标题想不出来直接改了课本上的一句话

 

       刚刚吓死我了,同学突然告诉我政治有一篇关于哲学的论文很难写,我吓死了哪来的论文???到现在一个小时后就回学校了我还在写同人,直接把这个交上去算了……

 

       结果发现其实没有论文要写……

 

评论(3)

热度(32)

  1. 泽洛沉迷包子无法自拔的落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