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包子无法自拔的落尘

低产出,渣文笔,感谢喜欢,欢迎捉虫。
墙头众多,不务正业。

【盖尼】了不起的卡拉威

看完小说之后巨——难受!!!原作的结局梗死我了,好心塞,一直觉得在盖茨比和汤姆摊牌失败之后他们就该结束了啊,他怎么这么傻呢!!!

小李子和托比真是比他们甜太多了……

 

(副标题:请勿疲劳驾驶)

————————————————————————

  “尼克?”汤姆的声音将我远去的思绪拉回。

  “哦,哦,抱歉,什么?”我回过神来,看着汤姆将那瓶未开的威士忌卷进毛巾里。

  他并没有介意我的失神,在这个时候大家都需要一点时间缓冲一下方才发生的事:“我说,要喝一杯吗?”

  我没有回答,心里依然留有盖茨比刚才黯然离去的身影,徘徊不散。心底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似是在为他感到不值;又像是一种冲动,促使着自己赶紧追上去,警告着——如果再不做些什么,马上就会发生一些令我后悔一生的事。

  虽然不知道这种想法是从何而来,但是我的直觉一向准得可怕。于是我没有再逗留,匆匆向汤姆和乔丹——天哪,我刚刚几乎要忘了这个姑娘也在场了——告了个别,然后向盖茨比离开的方向赶去。

  “嘿尼克!”汤姆在我身后喊着,“你难道还要去找那个该死的骗子吗?他给了你什么好处?你可千万别像黛西一样被骗的神魂颠倒了!”

  没有理会身后的呐喊,汤姆仿佛是在做最后的挣扎——他明白经过这一事后,盖茨比和黛西再无可能,但他与黛西的关系也难以恢复如初。我沿路一直找过去,所幸盖茨比和黛西刚离开不久,而且又走得极慢,我找到他们的时候盖茨比正为黛西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黛西看起来好像有话想说,不过我的到来打断了她将出口的话:“盖茨比!等等!”我停下脚步,双手撑膝微微喘气,平复着刚刚因为小跑而略微紊乱的气息,“我说,等等!”

  他开门的手一停顿,然后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我。借助着今晚的月色与路灯的光辉,我能看见他与黛西此时的脸色都苍白得可怕,就好像是刚从什么可怕的地方——例如地狱之类的,走了一圈回来。黛西本就白皙的肌肤如今显得惨白,盖茨比特意装扮过的脸庞现在简直白得像个鬼魂。

  “老兄,”我学着他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你真该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脸色糟糕得可怕!你这个样子还怎么开车啊?”

  我打开后座的门,将黛西扶了进去,然后示意盖茨比坐进他刚打开的副驾驶位置,几乎是强硬地抢过了他手中的车钥匙,绕到驾驶座启动了车子。

  车内一片安静,谁也没有说话,从我刚才出现直到现在为止。

  这可不对啊,都不对。我想。这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盖茨比,那个骄傲,不可一世的他,又或许我从未真正认识过他?管他的,今晚他只是一个为爱伤心的伙计罢了。

  黛西也并不像以往一样活泼,卖弄着她仿佛随时都在歌唱的嗓音了,但我相信她现在内心一定也十分混乱痛苦。

  那我呢?我自己,又是哪儿不对劲啦?不知从何时开始,难道是不小心目睹了好友与表妹决裂的尴尬场面后的窘迫吗?又或是不小心探听到他人隐私的心虚?把乔丹丢在那儿一个人赶出来,还是……

  我不敢再去思考其他的可能性,努力将心思全部投入到面前的道路上。

  车开过一个拐角,我放慢了速度,好仔细辨认着并不熟悉的街道方向。

  “这个是去哪的路?”后座的黛西忽然开口询问。她原本好听的声音如今变得沙哑,还带了一丝掩饰不掉的疲惫感。

  原来她没有在后座闭目养神,那么刚刚的一路上她都在盯着窗外飞快掠过的风景出神吗?我忍不住想,她心里又在想什么呢。一边分神回答她:“当然是送你回东卵了,黛西,今天你太累了,我抄了条近路好早些送你回家。”

  黛西简单地嗯了一声,便再无动静,继续盯着窗外似是放空。

  短暂的交谈后,车里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寂静,与车外的喧嚣风声仿佛被隔离成两个世界。盖茨比一句话也没有说,我通过偏移的后视镜不着痕迹地偷瞄了他一眼,发现反倒是他痛苦地闭着眼,紧皱着眉,一点也不像在养神的样子。

  走近路缩短了许多的时间,原本漫长又难以忍受的路程在三个人各怀心思的沉默中竟很快就结束了。我将车停在黛西家门口,当车门被打开的一刹那盖茨比睁开了眼,但他没有转头,也没有试图从后视镜之中捕捉她最后的身影。他只是从始至终都沉默着,然后听着黛西下车,关门,离开,远去的声音。

  我偷偷的松了一口气,将车窗打开,再次启动了车子。大量新鲜空气涌了进来,冲走了一车的沉闷与压抑,我顿时感到轻松了许多。

  “都结束了。”车开远后,或许是同样被新鲜空气拯救了的盖茨比突然说。

  我没说话,或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都结束了,尼克。”他似乎并没有指望我搭腔回复他什么,只是自顾自地继续说着,“五年前我就该想到的。可这次是真的,彻底结束了……”

  黛西离去后,盖茨比好像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将他的心事一一向我吐露——或是发泄——出来,包括他这五年来的等待,深沉的爱恋,绝望与希冀,仿佛能像流逝的水一样将这段再也回不去的过往倒个干净。

  我一路听着,车开回西卵时,他的情绪已经稍稍平稳了下来。我将车开进他的车库,随意找了个空位停了下来。他吸了吸鼻子,带着浓重的鼻音对我说:“谢谢你尼克,老兄,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很少这样认真地叫我的名字,今天不知怎么的倒是一个劲地叫,“尼克,尼克”地叫着,那略微低沉沙哑的嗓音再配上他鼻音里带的一点点尾音,那真是有魅力极了,我算是知道以前黛西是怎么为这个穷军官着迷的了。

  “别客气,”我心不在焉地回答,“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家了。”

  我转身欲走,没想到被盖茨比叫住:“老兄,”他又换回了这个称呼,“今晚不如就先留在我家里住一晚上吧,明天再回去如何?”

  最终,我还是鬼使神差般答应了下来,说不清究竟是真的因为天色太晚而我实在过于疲累,不愿再回到我那小木屋里收拾残局,或又有其他什么原因。总之我留了下来,房间被安排在盖茨比卧室旁。

  这房间被布置得十分女性化,里面有一个空着的大衣柜和一个梳妆台,精致的梳妆台上还摆放着几件女用化妆品。盖茨比有些不好意思,这房间一看就是他为了黛西精心准备的,打算在他追回了黛西之后就让她搬进来,只可惜却让我先登堂入室了。

  “这个房间以后会改掉的。”盖茨比看穿了我心中所想,他挠挠头,“毕竟以后都再没有机会……嗯,就改成给你的房间如何?今晚现在这儿将就一晚吧,我房子里只有这儿是天天打扫的。”

  我对他的话不置可否,拍拍他的手臂道:“好啦,算不上什么将就,我看这房间可比你自己的都还要舒适呢。你也累了,快去休息吧。”

  目送了盖茨比离开,我伸手一关灯,草草地踢掉鞋子,外衣都还没换下就脱力般躺倒在那柔软得过分的大床上。深陷在棉被里阖上了沉重的眼皮。这漫长的一天终于快要结束,一切最坏的预感都没有发生。我在即将进入睡梦之际默默祈祷,但愿明日太阳升起之后,那个名为“黛西”的烦恼将永远退出盖茨比的生命。

  

——————————————————————————

 

END

 

 

 

如上,了不起的卡拉威最后拯救了他们的生活和生命!

评论(6)

热度(72)